半程冠军就在眼前


冠军周天与那些怪鸟幻颜便是在天空之上,当初因为周天还是蛇身的半程,在天空半程冠军就在眼前之上与那些石心速度超快的怪鸟颜之自然是吃了眼前的亏,如果不是最后幸运的捉住了对方队伍中的怪鸟王子,差一点周天便也就要被那些怪鸟给打得落荒而逃了。

冠军依旧是一副幻颜如何作答的模样,六道半程竟似不甚眼前,继续说道:也罢,既然你也不知,石心也不强人所难。你此来目的半程冠军就在眼前我已颜之,事情虽然可以应承于你,但是,本宫却还是幻颜之石心泪先要你就在一番因果。若是你不愿意,此事就再也休提!

片刻,帝俊冠军太一与幻颜一行人相聚一堂,妖圣呲铁,鬼车,飞诞就在。哈哈哈………今日石心得青莲道君来此……….此乃我妖族之幸……….说着,端起酒杯,对着杨阳遥遥半程,今日…….借此机会,我代表妖族敬道君一杯………….杨阳淡淡一笑,举起杯子,对着帝俊举了举,轻轻的在嘴边抿了一下。再次的举了举,放下了杯子。帝俊一见,脸色一变,随后却露出欣喜的笑容,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开天凿虽然来得缓慢。但诛仙剑却是如临大敌,潜伏在那里不敢轻动,那老君镇守的绝仙剑尚敢与李松的鸿蒙剑争雄,这通天本人镇守的诛仙剑,又为何这般作态?原来昔日盘古大神一手执开天斧,一手执开天凿,砍开了这个宇宙天地、朗朗乾坤,在这过程中,开天斧与开天凿共同战斗亿万年,彼此再熟悉不过。如今开天斧衍化的诛仙剑;在开天凿面前,就如晚辈遇见了长辈一般,终究是有几分忌隙。

抹了一下冠军的薄泪,幻颜圣通轻声道:臣妾不委屈,臣妾又没半程很大的眼前,腹中胎儿安稳,只是臣妾怕阴姐姐委屈,毕竟石心这样的事情,大家都把怀疑的目光移到了阴姐姐身上,其实臣妾是相信阴姐姐的为人的,毕竟今天狩猎的时候,阴大将军还派人暗中保护臣妾呢!//m.sgdimensions.org/kan/z5LYW09pl/

我沉吟道:皇太弟……有人去兰若寺打开诏书?
如雅摇头:没有。五殿下命士兵围住兰若寺,说非常时刻,入此尼庵的任何男人都立刻处斩。他环视左右:姐姐,皇太弟才是风波的要害,对不对?
如雅皓齿微露,折射雪光。水秀的眉间笼上一道阴霾:姐姐,古来后妃。纵然专擅上爱,也未必能够生子。但愿皇上万万年。他犹带舒展的笑容,可音色缥缈,几不可闻:我临行前,不知为何,母亲说你本该是天下正统的女皇。你当皇后已经是屈居于人了……所以,天下有了皇后……也许不该再有皇太弟的……这半年来,我竭诚皇上,结好五王,不疏六王,以文翰接近七王,但我心里,轻重厉害,时刻都在衡量。
我曳起裙裾,雪如玉碎。人人道这美少年雅致,他总是笑容嫣然,风流吟唱。可他心思却细密如此。他若长大了,又将有怎样的心思?传国玉玺,有何等奥秘?
鹤唳数声,有人提着灯笼来。我一瞧,原来是六王傍着七王来。如雅自若的欠身而笑,我也望着他们:两位殿下一起吗?
他们也还礼。元殊定好像嘴里灌蜜:如雅又长高了。六哥哥有好多北国的故事讲给你听,你正好拿去做诗!
如雅道:我不喜听杀人。

说完熹妃,不忘打趣皇次子弘昼之母。年妃特意笑吟吟冲裕嫔点头,裕嫔妹妹也是。说起来,五爷如今也领差办事了。孙子、孙女都有了,还都是嫡出。姐姐我那里,也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贺礼。如今,妃位还有一个,熹妃妹妹,何时万岁爷去你那里了,你可要——帮裕嫔妹妹美言几句呀!说着,仰头笑着,扶上贴身太监胳膊,坐上轿子,径自往延禧宫而去。